上海房产律师网
上海房产律师网

吴刚律师咨询电话:138-1652-1747

ifbanner"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上海房产律师 > 房产纠纷案例 > 正文

上海整治群租房调查 法律依据是否充分存在争议

来源:   作者:   时间:2019-06-28 11:42:06

  上海整治“群租房”调查

  北京的地下室,广州深圳的城中村,上海的“群租房”,都是大城市居住体系中,外来低收入人员不多的选择开门上床,伸手碰墙,排队如厕,穷人住上高档房,这就是上海的“群租房”。

  有人没房住,有房没人住,需求决定供给,租不到便宜的房,外来务工人员和新来大学生就成了“群租房”的主体房客。

  一纸“禁租令”,令上海“群租房”全国闻名。

  “不能合租”,“不能男女同居”,禁令引发全国媒体大争论。

  治安、消防隐患,扰民,“群租房”成了小区的众矢之的。

  今年8月27日,上海市房地产局对2005年版的《业主公约》、《业主临时公约》示范文本增补条款提出,居住房屋租赁必须符合本市规定的房屋出租条件和人均承租面积标准,即不得低于5平方米。不得擅自改变房屋原设计功能和布局,对房屋进行分割搭建,按间或按床位出租或转租。

  文/图 广州日报新闻蓝页记者 杜安娜、方志辉

  9月6日早上7时,在著名群租小区中远两湾城,开始了号称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整治群租房行动。

  上海的群租房和阁楼,北京的地下室,广州和深圳的城中村,这些实际上都是高房价下的大城市居住体系中,外来低收入人员不多的选择。

  专家认为,大城市发展离不开外来人员,整治的同时,城市需要为外来低收入人员留块空间。文/图 本报记者 杜安娜 方志辉

  9月9日,一次规模浩大的整治行动过后3天,上海市普陀区中远两湾城来往的住户都感觉到了微妙的变化:小区内每隔一段距离拉起的红色横幅,在绿树白楼中显得特别显眼,“整治群租,还业主安宁”、“加大整治群租力度,缔造和谐居住环境”的标语赫赫在目,每隔二三十米一个保安,站立在主道两边神情严肃,间或还有骑自行车巡逻的。

  房屋改建重装的装修声弥漫在整个小区。17号大楼门口人群熙熙攘攘,除了搬家的,就是中介和买家,他们与温州投资客电话来去地砍价,不干群租房了,只能乘大势抛盘。

  租客:人均承租不能少于5平方

  2006年8月至2007年8月22日,上海纯商品住宅价格从8818元/平方米攀升至10280元/平方米。刚毕业到上海的张强,一个月只挣1300元,只住得起“群租房”。

  “在上海,朋友、情侣合租都不行了。”

  这不是冷幽默,“一间房只能出租给一个家庭或一个自然人居住”,白纸黑字,印在上海市去年12月出台的《关于加强居住房屋租赁管理的若干规定(试行)》上。

  9月6日凌晨7时,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时,著名群租小区中远两湾城,号称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整治群租房行动打响了。普陀区宜川街道综治办、消保等多个部门组成的整治行动小组敲开了租户大门,锅碗瓢盆、书桌凳柜,强行搬走,铁锤挥舞地砸烂分割房间的“墙”。这场闪电行动强行取缔了11套群租房“钉子户”。

  租住在中远两湾城的小周成了惊弓之鸟,刚来上海工作不久的他一直和女友合租两室一厅中的一间房。如果按这个说法,他也是整治的对象了。当天他急匆匆咨询完整改办后,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下来,负责人告诉他:“这一次的整改主要有三个硬性标准:‘是否达到人均承租居住面积5平方米;是否分割房间违章装修,搭建若干小间;是否违规从事社会旅馆经营,按间或按床位出租从事社会旅馆经营的。’朋友、情侣合租,只要符合以上三个标准,是允许的。”

  9月9日,小区里进出的人依旧很多。

  门口停着搬家的大货车,拖走大包小包的行李。这种场景,小区居民看多了,但这次,未见搬进,只见搬出。普陀区宜川街道综治办一位负责人说,在行动前一周就下发了限期整改通知书,但未见动静,只能强行取缔了。9月6日先取缔11套群租房,敲敲警钟。预计11月底,965户群租客将彻底告别。

  早在8月20日,各楼管理处就贴出了业主委员会的公告,公布了8月12日至8月18日书面业主大会,对整治“群租”和“居改非”的投票结果,11559票支持,30票反对,3张弃权。绝大多少业主对这次整改千呼万唤。

  张强今年7月刚从吉林某高校毕业,来上海闯荡的他,试用期就靠1300元的工资度日。他也与朋友合租在中远两湾城。“正式得到通知,七天大限,租客心慌意乱,一时间作鸟兽散,胆小的就马上搬了,剩下的则提心吊胆。”像张强这样“闻风丧胆”,逃也似离开的不在少数。“在外工作谁都不愿意惹上点事,听到消息后,我们一屋全部走空了。”

  张强给记者算了一笔经济账:中远两湾城一套面积80多平方米的装修房,月租在4000块左右。群租房便宜很多,不到3平方米的小隔间,价格700元。他的月收入是1300元,交通费每天是6元,吃饭每月350元,已经是最低标准。加上水电费、通讯费,基本上分文不剩。

  张强说,租房都困难,买房对他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从2006年8月至2007年8月22日约一年时间内,上海市全市纯商品住宅价格从8818元/平方米攀升至10280元/平方米。上海的高房价直接影响了租房市场的价格。“等到一年的试用期满,每月3000多元的时候再去租一间大一点的。就现在这样,不吃不喝,一年才能挣一平方米。”

  “三室一厅的房子,卧房隔墙全部打通,用三角板隔成二十来个小房间。大的10平方米左右,小的就二三平方米。连厨房都被隔成两间房用来住人。我租的隔间除了容下一张单人床,再没有多余的地方。打开门就直接在床上活动,行李物品则放在床底下。”硕大个子的他,用“坐猪笼”来形容群租。

  “靠窗的房间还有点光,其他隔间整天都是黑糊糊的。电线从地下沿着三夹板“墙壁”牵上来,每间房都是这样取电。没有厨房,不能做饭,喝水就自己买矿泉水。”现在说起来,张强已不觉惊奇。“最可怕的是每天早上四点就要起床排队上厕所、洗漱。厕所也不分男女,谁进去谁用。”

  “如果有钱的话,谁愿意住那种地方。”但仅这点空间都那么脆弱。“我隔壁的一个中年妇女竟然在里面开了一个婚介公司,每天电话不断,没有白天黑夜。本来用水就紧张,她却常常带衣服过来洗,电瓶车的电瓶拿到我们那里充。”被这些事情烦着,他每天上班都精神恍惚。

法律相关知识:

  共有房屋租赁纠纷怎么处理

  对于共有物如何进行利用的问题,我国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一般认为,房屋作为共同财产应按照共有的原则对其进行管理和处分。共有房屋的出租,无论是按份共有还是共同共有,都应征得全体共有人的同意。

  1、对于共有物的租赁处分行为一般应征得所有共有人的同意,这在实践中是极为困难的,部分甚至一个共有人不同意时,就不能租赁共有房物,不免会影响共有物的有效利用,妨碍社会经济的发展。所以,近几年来,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立法突破传统民法关于共有物处分的规定,在处分共有物的问题上,采用“多数决原则”。例如,我国台湾地区《土地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共有土地或建筑物改良物,其处分、变更及设定地上权、永佃权、地役权或典权,应以共有人过半及其应有部分合计过半数之同意行之。但其应有部分合计逾三分之二者,其人数不予计算。我国人大立法部门在起草相关法律草案时,也有此意见。

拨打律师电话 律师联系方式